首頁> 投融資服務>年內多家國企混改采用 "引入戰投+員工持股"模式

 

 

年內多家國企混改采用 "引入戰投+員工持股"模式

選稿人員:孫志鵬   |   發布日期:2020/12/11 15:38:45   |   瀏覽次數: 81


近日,上市公司柳工公告稱,公司間接控股股東柳工集團混改成功簽約。此次混改,柳工集團引入7家戰略投資者的同時,1274名骨干員工以2.23億元增資進入柳工有限。


  《證券日報》記者據上市公司公告梳理,今年以來,多家上市公司公告其大股東或全資子公司采用“引入戰投并同步實施員工持股計劃”進行混改。另據同花順iFinD數據統計,截至12月10日,今年以來,共有18家國有上市公司發布19單員工持股計劃,其中11單實施完成。


  市場人士表示,今年新證券法實施后,國企混改實施員工持股計劃200人的人數限制“障礙”已經消除,有助于國有企業更好地利用資本市場的融資和資源配置功能,進行市場化的資源整合,做強做優。


  年內多家國企混改采用


  “引入戰投+員工持股”模式


  柳工集團表示,柳工集團此次混改,構建了“中央和地方國企優勢+市場化機制+戰略伙伴協同”的廣西國企改革發展新模式,探索形成了廣西國企多元混改模式,柳工有限增資擴股、柳工集團股權轉讓、骨干員工持股計劃同時進行,實現了股東利益、企業利益和個人利益有機結合。


  隨著國企改革三年行動的啟動,今年國企混改進入了快車道,“引入戰略投資者+員工持股計劃”則是國企混改的重要路徑之一。


  11月7日,長城企業公告稱,其全資子公司長城金融擬通過增資擴股的方式公開征集戰略投資者,并同步實施員工持股,開展混改。龍建股份、中牧股份、華建集團等公司也公告稱其全資或控股子公司擬采用類似模式實施混改。


  11月26日,南航通用航空有限公司實施混改,引入國改雙百發展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等三家投資主體并實施員工持股。


  2016年8月份,國資委發布《關于國有控股混合所有制企業開展員工持股試點的意見》,2019年11月份,國資委發布《中央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操作指引》明確提出,鼓勵混合所有制企業綜合運用國有控股混合所有制企業員工持股、國有控股上市公司股權激勵、國有科技型企業股權和分紅激勵等中長期激勵政策。


  從上市公司角度來看,今年以來,國企上市公司員工持股計劃數量明顯增加。據同花順iFinD數據顯示,以預案公告日統計,截至12月9日,今年以來,共有18家國有上市公司發布了19單員工持股計劃,其中,11單已經實施完成。去年全年,僅有12家公司發布了15單員工持股計劃。


  中鋼經濟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胡麒牧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企業競爭的核心是人才的競爭,實施員工持股計劃,有利于激發骨干員工的主觀能動性,構建核心團隊與企業的利益共同體,最終實現國有資本保值增值,同時骨干員工也能獲得市場化的激勵。


  新證券法破解


  員工持股計劃人數限制


  在新證券法實施之前,向特定對象發行證券累計超過200人即為公開發行證券,但是今年3月份實施的新證券法將員工持股計劃剔除在外,既“向特定對象發行證券累計超過200人,依法實施員工持股計劃的員工人數不計算在內”。


  此前,國企混改實施員工持股計劃,往往涉及人數較多,超過200人。新證券法實施后,200人不再構成員工持股的限制,國企混改實施員工持股計劃人數限制的規則障礙已掃除,相應的,IPO中對于“首次公開發行企業股東不得超過200人的上限”的矛盾亦解除。


  早在科創板注冊制改革時,就對首發企業中員工持股計劃中股東數量認定進行了優化。《上海證券交易所科創板股票發行上市審核問答》顯示,員工持股計劃遵循“閉環原則”(即承諾自上市之日起至少36個月的鎖定期且鎖定期內僅在內部轉讓相關權益),或在基金業協會依法依規備案,按一名股東計算。


  “員工持股計劃是一個單一目的的持股平臺。此前IPO規則沒有明確的界定,但現在只要符合‘閉環原則’,IPO中企業的員工持股計劃都算一個股東。”華泰聯合證券執行委員會委員張雷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


  市場人士表示,目前資本市場對企業上市前實施員工持股規則進行了優化,既保證了企業的合理發展需要,也兼顧了對員工參與持股的權益保護。


  完善資本市場工具


  助力國企混改


  今年10月9日發布的《國務院關于進一步提高上市公司質量的意見》提出,發揮證券市場價格、估值、資產評估結果在國有資產交易定價中的作用,支持國有企業依托資本市場開展混合所有制改革。同日,上交所表示,建立服務專項機制,落實“國企改革三年行動方案”,支持央企、地方國企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增強經營活力。


  12月3日,深交所表示,推動完善并購重組、再融資、收購、減持、股權激勵及員工持股等基礎制度,助力國有控股上市公司利用資本市場工具實施混改。


  上述資深研究人士表示,國有企業混改本身既是股權多元化改革,更是資產資本化過程,涉及資本市場融資、資產價值發現、以及相關激勵標準制定等,都離不開健康發展的資本市場。


  胡麒牧表示,目前國資監管理念已經由“管資產”變為“管資本”,客觀上為國企通過資本市場配置更多優質的資源掃清了制度障礙。資本市場的相關規定有利于促進國企的公司治理更加科學,業務運營更加規范,而資本市場的融資和資源配置功能,使國企能夠更加市場化地進行資源整合,引入社會資本,讓優質資源向國資優勢產業集聚,向有前景的戰略性行業流動,有利于國企做強做優。


相關新聞


(★^O^★)MG糖果游行_豪华版 大众麻将算法 内蒙古快3今日开奖结果查询 黑龙江福彩36选7 斗地主提现网址 北方推倒胡麻将规则图解 重庆彩五星基本走势图 广东26选5开奖结果 澳洲幸运8是哪里的彩种 屹禾南通长牌下载 网络棋牌频道直播间辽 下载单机麻将游戏不讲钱 亿客隆官方APP 广西快三今日专家推荐 澳洲幸运8历史开奖记录 冠通棋牌二人麻将 鹤城大发麻将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