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法律咨詢與服務>校外非學歷培訓機構成猥褻兒童案件“重災區” 檢察機關建議 厘清誰是

 

 

校外非學歷培訓機構成猥褻兒童案件“重災區” 檢察機關建議 厘清誰是主管部門負起監管責任

選稿人員:孫志鵬   |   發布日期:2020/12/14 15:22:43   |   瀏覽次數: 98


  • □ 法治日報全媒體記者 羅莎莎

    □ 通訊員 檀杉杉

    本想讓孩子通過校外藝術培訓多學一點兒東西,結果卻留下了難以磨滅的陰影——江蘇蘇州的陳女士怎么也沒想到,女兒諾諾(化名)在培訓學校里竟遭老師長期猥褻。

    縱觀蘇州市檢察機關近年來辦理的性侵害案件,發生在校外非學歷培訓機構(包括非學科培訓機構和私人補習班)的猥褻兒童案件不在少數:2019年至今共辦理13起,涉及24名未成年受害者。為此,檢察機關建議,除了開展自護教育、法治教育、親職教育、強制報告外,還要盡快厘清非學科類培訓機構的主管部門,切實擔負起監管責任,規范此類機構健康發展。

    校外培訓遭性侵害

    受害人呈現低齡化

    兩年前,剛上幼兒園中班的諾諾來到一家棋類培訓機構學習圍棋。“上了沒多久,老師就讓她當小班長,孩子很開心,回家后還不停翻看老師獎勵的小卡片。”陳女士回憶道,但沒想到孩子希望得到老師認可的心理會被心術不正的孫老師利用,他多次利用上課機會對諾諾實施猥褻。隨后,陳女士選擇了報警。

    “得知該案后,我們曾三次提前介入,但效果都不是很理想。”據蘇州市高新區人民檢察院檢察官朱曉丹介紹,該案發生在近兩年前,所有的客觀證據已經滅失,僅有被害人的陳述,證據顯得單薄。后以最高檢相關典型案例為指引,檢察官多次與公安機關會商如何以被害人陳述為核心,構建證據體系,通過收集客觀性證據和電子信息提取,不斷完善證據鏈。

    今年4月23日,公安機關以涉嫌猥褻兒童罪對孫某立案偵查,并對其采取強制措施,檢察機關對該圍棋培訓主管部門發出風險提示函,暫停孫某教學工作。目前,案件正在進一步辦理中。

    孩子被侵害,受傷的是整個家庭。尤其是面對孩子“老師是不是壞人”的追問時,陳女士滿心自責,出現了嚴重的心理創傷。為此,檢察官與心理咨詢師團隊多次對其進行疏導。通過多次心理疏導,陳女士已漸漸走出陰霾,如今她開始思考,如何教育女兒在未來的日子里學會自護。

    根據民辦教育促進法相關規定,校外培訓機構的性質屬于民辦非學歷教育機構,根據培訓內容可以分為學科類培訓(語文、數學、英語等)和非學科類培訓(藝術、體育、科技、研學等)。

    《法治日報》記者了解到,蘇州市檢察機關辦理的13起猥褻兒童案件,8起發生在“一對一”培訓期間,占比61.5%。

    一位校外學科類培訓機構負責人介紹,學科類培訓大多是集體課,孩子們在一起學習、聽課,但對于藝術類的培訓,家長們為了追求學習效果,熱衷于“一對一”培訓。“一對一”培訓形式確實有其優勢,但在私密且封閉的空間里,小孩也更容易遭遇性侵害。

    “有些‘一對一’培訓的小房間里,既無攝像頭也不允許家長陪同,這種封閉的環境給實施性侵害提供了空間便利。”朱曉丹說。

    在24名未成年受害人中,5名是男孩,19名是女孩;年齡在5歲至10歲的16人,10歲至15歲的8人。“我們經調查發現,10歲以下的學生接受非學科類培訓較多,這些被猥褻的受害人呈現低齡化,有的甚至是學齡前兒童。”朱曉丹說。

    朱曉丹坦言,此類案件辦理存在發現難、取證難、指控難、修復難等問題。嫌疑人實施猥褻行為持續時間久、作案次數多,有的甚至是一兩年后才被發現。有的受害人因為年齡小不懂怎么說,有的因為受到威脅不敢說,致使嫌疑人有恃無恐、屢屢得手。性侵害案件隱蔽性強,從第一次作案至案發,往往時隔數月甚至數年,DNA、監控錄像等客觀性證據容易滅失,指控難度增加。追訴效果不理想,給家庭和孩子造成的身心創傷也難以修復。

    培訓機構野蠻生長

    監管空白不可忽視

    早在2018年,教育部、民政部等四部門曾聯合發文,針對校外培訓機構開展專項整治。為此,朱曉丹專門走訪教育部門和市場監管部門后發現,當時主要目的是給孩子們減負,并沒有涉及這類機構的管理問題。在這次專項整治中,高新區經過摸排確定當年的培訓機構總數為378家,其中非學科類機構約250家。截至今年10月底,非學科類機構數已增至400多家。

    需求大、門檻低、利潤高,導致非學科類培訓機構快速增長。據相關教育部門的一位工作人員介紹說,有的KTV老板都來搞培訓,在這個“人人都敢開培訓班的年代”,非學科類培訓機構在繁華商圈、黃金地段辦得熱火朝天。

    據介紹,學科類培訓機構及其授課老師要納入國家統一的平臺進行監管,而非學科類培訓機構無需教育部門審批,但培訓場地房屋質量及消防安全等,需要受到教育部門監督。

    2018年,國務院曾出臺《關于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提出“誰審批誰監管、誰主管誰監管”的原則。之后,多個省份的行政部門發文稱,非學科類培訓機構可直接向企業登記管理機關申請登記。

    “從江蘇的實際情況來看,藝術、體育、科技等非學科類培訓機構的設立,是不需要教育部門審批的,只需到市場監管部門辦理企業法人登記。”朱曉丹說,因此,該類培訓機構從業者的學歷、資質、違法犯罪情況等無法被實質審查,導致從業人員魚龍混雜、素質參差不齊。

    “保護未成年人健康成長,我們不僅僅要做到不缺席,更重要的是要推動全社會形成共識,明確各領域主管,形成保護合力。”朱曉丹說,除對此類犯罪保持“零容忍”的高壓態勢外,檢察機關還應積極開展未成年人公益訴訟探索,推動職能部門積極履職,督促學校、培訓機構完善校園性侵安全防范機制;通過開展親職教育和強制報告制度,讓更多家長重視孩子的性教育,讓苗頭性問題及時發現、及時報告、及時制止。

    同時,朱曉丹建議,盡快明晰標準制定規范,明確此類機構的監管“責任人”,將其統一納入到民辦非學歷教育的監管平臺中,加大對擅自辦學、無證經營、非法經營、師資師德的查處力度,暢通舉報渠道。

    在采訪中,有的家長還建議,要全面摸排非學科類培訓機構,并要求培訓場所監控全覆蓋,特別是“一對一”培訓場所,以便家長及時、全面地掌握培訓情況。

    “我們應該重視師德教育和考察,提高入職審查門檻,將師德評價納入到機構年審中,實行一票否決制。”朱曉丹建議,建立國家層面的“性侵違法犯罪記錄查詢系統”和禁業“黑名單”清單,使師德評價機制建設落到實處。


  • 責任編輯:方芳


相關新聞


(★^O^★)MG糖果游行_豪华版 中彩票表现 体彩p3字谜牛材网 足彩总进球窍门 北京赛车pk10直播视频直播 mt4期货交易软件 北京麻将变牌绝技教学 上海时时彩走势图彩-首页 七位数中奖规则 七星彩全部历史记录 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查询内蒙r 足球比分胜平负计算器 山东11选5开奖结果-爱彩乐 沪铜期货分析报告 金龙棋牌官网app 可提现金麻将 湖南省彩票中心地址